千面王妃_ 第71379章


      王进安点了点头,“嗯,都搞过了,今天是带了点天狼国上好的大参来给你!”说完,从身后仆从手里拿过一锦盒递到我手里。豪门太子爷:霸道甜心妻
      “云涧,告诉我,你……是怎么帮我报仇的!”我小心的轻轻开口道。极道武尊
      从枕头下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瓶,看了半天,想起了萧别恨,涌上心头是一头乱绪,终只能轻轻一叹,将玉瓶重新放回枕下。
      坐在床边的人轻轻在脸上扬起一个笑,温暖干净,如同我第一次在卡滋而达城见到他时一样,不由心里一暖,伸过手去紧紧握住,“这是梦吗?如果是梦,我也开心,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他将我轻轻抱在怀中,却不说话,耳边是他绵长的呼吸,半晌,我才说道,“椯景,让你担心了!”
      我嗯了一声,却一心难过,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多谢大师,其实原来也早知是这个结果,只是不甘心,本还抱有希望,现在看来……恐也只是逃不掉了。”说到最后忍不住轻轻一叹。
      我听到这,却被郑达气的直哆嗦,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不想这个时候,郑达却突然扑到我脚边,说道,“罗小姐,我不想死呀,你高抬贵手,放了小人吧!”极品魔妃:天才召唤师
      “什么怎么办?”我收回心神,不解的反问她一句。
      来到猫居,雪柔四下仔细看了看,确定没人在附近,雪柔才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我手上,“这东西是有人托我转交给你的。”
      王进安看了我半晌,才慢慢道,“欣欣,难得你还能如此开心!”
      回到落叶微尘,前脚才跨进大门,却听阿彩离了老远就叫道,“小姐,快!”
      抬手轻轻扶上张椯景的脸,仔细地一遍遍描绘着他的眼,鼻,唇,柔软而冰凉。寻山归云记
      皇帝要干嘛?
      第184章:真相大白1
      我冲还站在台上的阿彩扔了一个眼色过去,阿彩了然的轻点了下头,高声道,“好了,再一次祝贺刚刚在‘幸福猜猜猜’活动中胜出两位公子小姐。”花样美男吸血鬼
      我看着柳如风想笑一笑,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柳如风轻轻拍了拍我的手,“武大夫来了!”
      王进安没说话,坐在那想了半天,却突然跳了出来,不及说声告辞就风风火火跑出了落叶微尘。大唐女侯
      我拍开他的手,冷冷的看着他,若翰尔喀将手中的罂粟花递到我面前,“三日之后,去城北找阿达,将花给他,他自会带你来找我!”
      ………………
      “小如!”我看着她道,“过去的都会过去,如果林老爷和林家大小姐还活着,一定希望你幸福。还有皇上不会再追究你的事了,所以好好考虑下我的话,不为自己,也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下。”
      我点了点头,“回城仔细调理了一段时间,身子骨自比之前好!对了,还忘恭喜李小姐,此次大军最终取得胜利,听说全仗李小姐出兵用计之良策。”
      “不会!”
      张椯景点了点头,“怎么了?”
      这一晚,不及入夜,就下起了大雨,天色很黑很阴沉,和吴海坐在忆飘院里,床上是睡了一下午的萧别恨,若有若无的呼吸,了无生色的苍白脸庞是说不尽的悲伤,久久看着,是不住的心酸。
    至尊仙途  “嗯,什么事?”我看着小太监问道。
      可是接下来却是长时间的安静,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听到皇上慢慢开口,“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不知道你落叶微尘里的人是不是和你一样嘴硬!”
      可是吴海却摇了摇头,我心下不由一怔,继而是心痛,“你不是说他没事!”
      我想了一下才道,“皇上,我更喜欢落叶微尘。”
      林管家不由一惊,“真是小小姐?”之前,我曾和林管家说起小如的事,林管家本一直以为林家早没了后继之人,当知小如也就是林若寒还活着,不知暗地里高兴的哭了几次。
      我轻轻皱起眉头,“回去多吃点慢慢就胖了。”
      “嗯!”我顿了一下,“前几日,吴海来找我,我这才知道上次在暖香阁,救走萧别恨的人就是他,不过萧别恨现在看起来很不好,听吴海说,萧别恨身上的紫花之毒已经很深了,今天我去看他,他已经不记的我是谁了!”
      “凌氏之女清浅举报有功,今赐为正四品嫔妃,即日进宫”
      半晌,我看着他眼里的那片海蓝色轻轻道,“我没杀若翰尔喀!”
      仿佛为了回应我的话,毛球冲着我喵喵叫了两声。
      往事如烟,到头来只是一场寂寞而已。
    神降传说  安公公道,“回小姐的话,已经早派小太监去回话了,圣上交待,让我侍候小姐回去。”说完话,冲罗侍卫轻轻点了一下头,罗侍卫忙将细铁索打开,上了小轿,我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时之间,头痛欲裂,想起这一日在尚德殿的经历,仿佛打了一场战一般,可是却总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在心头,那是一极其不安的感觉,可是为了什么而不安,却又说不清楚。
      心上仿佛被什么轻轻刺了一下,眼泪还是没有能忍住,滑过脸庞,是不舍的悲伤。
      我一惊,哦了一声,才道,“那个……那个你刚刚说过的!”
      收回打量帅哥的眼神,笑着对王进安说道,“怎么才来呀?”
      再见了,我的落叶微尘!
    行师传奇  而张椯景却正好亲眼目睹了这一盛况,“怎么了?”
      小如不由抿嘴一笑,“姐姐你怎么和阿令一样,天天就只会在我耳边让我小心小心。”
      我又是神秘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柳如风道,“欣欣你什么时候的生辰?”
      七姑看着我半晌,轻轻一叹,抬手摸着我的头发,“没事就好,我不担心你还能担心谁呀!”
    拽拽老婆哪里逃  一股焦焦辣辣的味道传入鼻子,我不由的呛了一下,然后脑子里簌然清醒过来,奋力睁开眼,是熟悉的味道,想了半天才知道自己现在正睡在自己的床上。
      柳如风沉着声音道,“如风不敢忘,自当记下!”
      我笑着摇了摇头,“不是谁,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命可硬了,没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早有小太监搬过龙椅,皇上舒舒服服坐在牢门外,可怜我只能乖乖跪在地上,这就是差距呀!
      “把他给我,不然他会死!”那黑衣人轻轻向我走来。
      我想了想也对,这个时候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候,不过还是叫过阿彩,让她小心侍候着。
      武大夫呵呵一笑,“你呀,他们也是记挂你,不然谁愿意和一个老头书信来往呀!一会喝了药,你再睡一会。”
      柳如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抬头看向张椯景,张椯景笑道,“既然欣欣已做决定,那就今天吧!”
      如果说,直面死亡也是一种勇气的话,那么,我很庆幸,最少我死在了落叶微尘里,骨子里终是情结。
      我小口的吃着,嘴里是淡淡的藕香,“好吃吗?”柳如风柔声问道。
      台下的那些公子小姐也兴趣十足的看着台上那两位,阿彩笑着看着已经分别站好的绿衣公子和红衣小姐,朗声说道,“小姐公子现已就位,那么,请小姐看题板!”
      可是我不喜欢打哑谜,我甚至有一丝冲动,我应该冲进去宫内揪着她的衣领,让她把话说明,然而我却知道,如果我那样做了,凌清浅也不会告诉我什么。
      我一惊,抬眼向如王爷看去,却只听他说道,“罗欣欣,如果那年在大明畔,你没遇到我,不要和我说那么多废话,也许今天你会活的好好的,也许可以活的很长很长,也许还会活的很幸福!可是呀……”如王爷说到后面,声音一柔。
      “他要一个人,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人?是罗欣欣!哈哈,那个蠢材向我要一个快死的女人!”
      默然了半天,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们会离开这的。”
      第97章:真心话大冒险
      雪柔听了我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呀,其实皇家人更比常人身不由已。”
      我静静回抱着他,良久,才开口说道,“如风还要去那?”
      良久,听到一声轻叹,“你去吧!”
      我点了点头,“嗯,没进天牢前就答应了李大人,要帮冰洁办一个豪华大婚,可能是最近见我不是坐牢,就是发配受伤,李大人恐我不上心,今天抓西南王一起来点醒点醒我。”
      躺在床上,脑海里却不由的想起阿彩刚刚说的话,将手抬起仔细看去,手指苍白而冰凉,想起白日里的事,不禁长长叹了一声,皇上,为了你的话,我将付出生命!
      萧别恨转过头看着我道,“可是,我想我以前一定认识你,而且认识很长很长时间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心里突然觉得舒服很温暖的还很安心,感觉就像是一家人一样!我们以前一定见过对吗?”
      我忘了吗?低下头伸开手,是空气,是梦?可是散开的裙角边是谁的血,脸上是谁的泪,一切如此不真实,我忘了什么?
      “罗欣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他们在那?”
      珠帘被人从里挑起,然后听到一声很低很低的声音,“还不进来?”
      我沉默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去向皇上解释小如和吴海的身份,朋友还是敌人?其实连我自己也开始迷惑了。良久之后,见我还是不开口,皇上才道,“段大人!”
      王进安一急,“那就你那意思,我合着什么也沾不上?”
      终于,我轻轻道,“参见清妃!娘娘千福!”
      我一惊,“什么?”
      我又点了点头,柳如风笑道,“所以,我们只用分别将毛球带去见见他们,一切就容易了!”      我看了张椯景半晌,才轻轻叹道,“我也不想见他,可是……若翰尔喀要我明天去城北找他!”
      安公公点了点头,却没开口说话,抬眼看了我一眼,道,“小姐……回去了吗?”
      我抬手摸了摸阿彩的头发,“阿彩,下个月你就出嫁了,嫁了以后要好好和林虎过日子,一定要幸福。”
      什卡说房里的人仿佛应该是一个女子,女子?我仿佛不曾记得和冰月国那个女子有这么大的仇恨,而且我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那房里的人不应该不会是一个女人,若翰尔喀被杀的那日,那院子仿佛只是一个临时的过场,绝不像有人长期在里面居住的模样。
      七姑笑着伸出手先将我脸庞的头发拢好,帮我理了下衣裙才轻轻说道,“你是落叶微尘的主家,自家丫环结婚,你当然要坐在正首了!”
      王进安一愣,好奇的问道,“是什么?”
      我摇头,“想他干嘛?不过……现在说起来,是真有这么一点想他!”
      我摇摇头,“不知道,对了,你等下!”我从先带进来的包里翻出圣旨,隔着牢门丟给王进安,王进安仔细看了一遍圣旨,半晌才道,“如此看来,是如王爷主审了!”
      “然后?”柳如风一笑,“找不到郑达,而我们也没法确定是什么人带走了他,所以我们只能去如意客栈找王二,却发现王二在同一天也失踪了!”
      什卡用力吸了吸取鼻子才道,“后来,我坐了半天,一直也不见二皇子出来,我心下可急了,然后我就突然看到三皇子带着人冲进院子里,三皇子见了我之后,问起二皇子的去向,我忙告诉三皇子二皇子被人带到后院,等我领着三皇子冲到后院里,撞开门,就……就看到……罗小姐用刀杀了二皇子!”
      柳如风轻皱着眉头,看着我摇了摇头,“胡说,你一定可以好好活下去。”
      “别恨,你终要伤我,是吗?”然后忍不住轻轻一叹,“可是……我不想死在你手上!”话一说完,我用力将手上的玉如意向地上砸去。
      而我的狱友却在牢门另一头大呼不公平!王进安看着我不满的道,“哇,欣欣,你那边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点了点头,王进安看看自己桌子上摆的三菜一汤更是生气,“唉,为什么我这边只有三菜一汤?”
      我吃惊的看着苏夫人,半晌,才开口道,“这个不是每三年都会有选秀吗?”
      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将我搂入怀中,身后是暖暖的身体,“放手吧,欣欣!”
      “嗯,对呀,小姐,林管家刚刚回府,我就马上跑来告诉你了。”
      于是,是小如的尖叫,阿令和武大夫的手忙脚乱,在这混乱之中,我华丽地晕了过去,而这次,看到的不再是黑暗,而是幸福的彼岸花。
      张椯景听了我的话但笑不语。
      “你是谁?”转回头,看到一小小宫女。
      这脑筋急转弯终于来到了最后一题了,前面九题台上那三对各得了三分,而这最后的一题将是决胜负的关键,只见台上那三对神色都比较凝重,而台下的人也是一脸紧张,一时之间,台上台下一片安静。
      “张椯景,你干嘛呢,你什么不学好,现在到学会跟踪人了!”
      雪柔冲我眨了眨眼,小声道,“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见到你!”
      而我却越听越心惊,没由来心里是一阵连着一阵的心痛,只到听到林管家道,“白银簪子起拍价二百两,每叫一次二十两银子,请出价。”
      萧别恨点了点头,不再开口,转回身抬头看着院里开的正艳的花,我看着他的侧影,月光透过角亭,落在他的身上,却只是一片阴影,终于,我找到自己的声音,淡淡地仿佛不关及自己的说道,“我要死了!”
      安公公奇怪的看了看我,半天之后才道,“皇上此时正在御书房!”
      我笑着道,“椯景,快来!帮我把这些画挂上去!”
    抗日之超级悍匪  “这里,全是你!”
      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将我搂入怀中,身后是暖暖的身体,“放手吧,欣欣!”
    粉丹厅  “他们一切都好,让你不用记挂他们,好好养身体。”武大夫微笑的道。
      “毛球!”我忙走过去将毛球抱起,“乖乖,你怎么进来的?谁带你来的!”
    时空霸主  雪柔又林林立立说了一大番话,可是我都没听进去,到是突然对面前的精致菜品产生了兴趣,左右看了一下,大家都还没动筷,只好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美食直留口水。
      我又看了看皇上,我始终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半天,我才接着问道,“皇上……刚刚问了我什么?”
      我一想也对,唤来阿彩,略略洗梳了一下就去了正屋,屋内达达尔喀一身青色云纹长衫,坐在那却看着端在手上的水杯发呆,听到动响,眼里才略有一点神彩,抬头,见我,久久看着,然后一笑。圣手魔医
      太阳光从簪子顶上的绿宝石中穿过,投射在石桌上形成一团绿影,像一弯绿水不住在桌面上晃动,其中隐隐有一个像极了三角形的阴影。

      武大夫也在一旁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赢了这场战争,来的时候问过柳将军,他还只是说快了快了,没想老夫前脚才到京,接着就传来柳将军胜利的消息,将军真是当世不可多得人才呀!”花都兵痞
      心下一冷,难道说,我真的做错了吗?
      一时之间,我有点恍惚,好一会回过神,却听到段大人来了一句,“……当时,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你将刀插进了二皇子的胸前!”都市兵少
      “小姐!小姐!”是阿彩吗?将眼睁开,在一片恍惚中,看到一脸着急的柳如风和哭红眼的阿彩.。
      如王爷却只是抬头挥了挥,早有侍卫进来,将郑达拉了下去,看着郑达被人押了下去,我回过身,看见如王爷和一脸沮丧的段大人慢慢道,“王爷,现在你还认为是我杀了二皇子吗?”最强边锋
      他久久看着我,突然冲我一笑,“会没事的!”轻轻顿了一下,“那我先出去了!”
      店小二笑道,“小姐,你口味一直没变呀,你请稍等,马上上菜。”老婆大人听你的
      柳如风轻轻一笑,“你身上有若影暗香,经过特殊训练的青天子百里之内都可以闻到那股香味,你才被劫,我们就放出了青天子!”
      林管家听了我的话,也点点头,“嗯,小姐考虑的也对,看样子,这京里第一媒馆终是要落在我们府上,光七姑一个人也是忙不过来,让我家那口子在边上帮衫着也好!哦,对了,小姐,那你看是不是要多打扫几间院子出来?”千金追爱:师叔快跑
      第142章: 情况汇报
      入夜,坐着罗侍卫带来的青顶小轿,一路向皇城走去,闭上眼,头痛欲裂,怎么都觉落叶微尘被封这事太过于突然,最让人不解的在于,我怎么一下从里通外邦就上升到了叛国了?对,还有畏罪自杀,真是越想越不明白这皇上到底是唱的那出戏。一夜罪宠:邪恶老公借个娃
      还有证人?是谁?我不由转回头看向大殿入门,不一会,视线内慢慢出现了三个人,渐渐的身影变的越来越清晰,当先两个是大内禁军侍卫,可是当我看清在那两名侍卫身后之人时却不由大吃一惊,禁不住道,“是你!”
      睁开眼,在那月光下,柳如风静静站在那看着我,时光仿佛停止,只有他眼里的明亮似星辰,满满是温暖,看久了,终于我伸出手,“如风!”校花之修真高手
      回过头,永泰殿内灯火辉煌,人影重重,却是一种不真实感,如同一场梦一样,却没法看清什么。
      “ 进安,你先别激动,就我刚刚说的开义务学堂是个长期大工程,可不是一两天就能搞定的,到是你,做为这京城有名的四大公子,可别浪费了这美名,雪柔不是主持着这京城的慈善局吗,你有事没事可以当当义工呀,也能增加广大群众对你的好感,还有,你这么有才,又是礼部侍郎,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也搞个四库全书出来,也算为冰月国的文化事业做出贡献吧!”无限笑傲江湖
      张椯景将马车车窗帘挑起,又拿过一个软垫放在我身后,挨着我身边坐着。
      安公公如同变脸一般,刚刚还一脸的严肃,在听到柳如风问话后,却是一脸谗媚道,“奴才见过柳将军,张公子!”看了我一眼,又忙赔笑道,“两位公子,探监的时间到了!”窃取神权
      莫名的,知道他们在身后,顿觉心安。
      爱情是什么,也许只是一场心动的旅程,也许只是一句甜蜜的话,更可能是感天动地的生死相许,而于我,只是一场幸福的苦涩。剑定乾坤
      “什么?”我不由问道。
      刚送走一个王进安,雪柔这就派人来找我,真是两个知心的人呀,不及多想,我忙随着女官匆匆赶到宫里。逆星变
      “真不会?”
      我更是一身发冷,忙道,“请皇上恕罪!”只差没跪下去了。弃妃拒承欢
      罗侍卫忙抱拳道,“小姐言重了,下官职责所在,小姐无须客气。小姐,皇上在等了!”
      半晌,李大人道,“什卡,你细细说来!”别相信眼睛
      第116章: 貌似发达的落叶微尘
      “我要走了!”九鼎武帝
      我在那一分钟分明闪了神,等我回神过来,突然对面前的小姐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第205章:再遇公主重生之极品狂龙
      “武大夫,阿彩没事吧!”林虎一脸着急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阿彩。不时抬头向正在帮阿彩把脉的武大夫问道。
      为什么在等我?你又是谁?战神进化
      我摇了摇头,“我怎么了?晕了?”
      我摇了摇头,却向后退了一步,“不!我知道你是来看我的!”如王爷站定在十步开外继续说道。征服校花
      就只见林虎当先走在前头,身后喜婆背着阿彩紧随其后,到了正屋门口,喜婆将阿彩从背上放下,早有人过来往林虎和阿彩手里各塞了一截大红绸布,林虎一脸幸福的笑,拉着阿彩慢慢走了进来,站定在五步外。
      坐在对面的柳如风抬头看了一眼张椯景,却道,“没什么!”丧尸不丧尸
      王进安看了我一眼,好半天才道,“临雀景!”

高速文字首发修真教师在校园 千面王妃章节列表豪门太子爷:霸道甜心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