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韩娱_ 第99806章


      我只觉无限宽慰,唱这首凉州词正是为了试探朱棣对蒙古的态度。他的话意十分清楚,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战争的残酷,除非情势所逼,他绝不会在边疆重燃战火。护美邪少
      一阵阵烤野山菌的清香扑鼻而来,他拉着我一起走到火架前,取起一串野山菌,吹去上面残留的盐粒才递给我,说道:“这件事情,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大镖局
      我拜倒在地,轻轻答道:“启禀皇上,民女不过读过几本《女则》,认识几个字而已,浮华之名,想是外人谬传。”
      沉睡的她尚且如此动人,如果她是活着的,能说话,能哭能笑,能撒娇,一定更让人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鞑靼部落自认为是蒙古帝国正统嫡传,十分轻视瓦剌和兀良哈,他们对明朝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好转过。永乐四年大权在握的蒙古本部鞑靼太师阿鲁台拥立皇族后代本雅失里为可汗,对明朝奉行了对抗政策。
      在朱棣的笔下,青青只是一幅凝固的美人图,远远不及真人妩媚纯真,林希从来没有穿过古装,我也从来不曾想像过自己脱下衬衣短裙牛仔裤换上古装后,会是怎样一番模样。
      朱棣,其实并不是一个暴君。终极魔君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你知道天上月亮离我们有多远吗?如果没有航天飞机,你根本去不了那里。而且就算你能去,它那么大,你怎么摘?”他听我说完这些话,表情带着些许迷惑,问道:“你所说的这些,我从来都没听工匠提起过。月亮有多大?航天飞机是什么东西?难道它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行吗?”眼前的他似乎对天文知识并不了解,我想了想对他说:“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地球,象一个圆圆的球形,地球的另一半还有陆地和大海,月亮和地球一样很大,但是上面没有人类生存。航天飞机是可以在空中飞翔的机器,它像鸟儿一样有两只大翅膀,外壳是铁做的,里面空间很大,可以坐很多人,飞起来速度很快,比马车快一百倍……”他似懂非懂倾听我说话,仿佛对我所说的一切无比好奇,点头微笑道:“看来你梦中得知了不少事情,我会让工部召集一些能工巧匠尝试着制作航天飞机。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郑和上次去的西洋还远远不到天涯尽头,他如果一直沿着大海航行下去,即使不回头返航,也同样能够回到中国来?”郑和下西洋?我脑海中闪出一丝恍惚的印象,如果郑和是眼前这个明朝皇帝的臣子,那么他就是……是谁?那个名字呼之欲出,却偏偏想不起来。他见我怔怔凝望着他,紫眸中幻化出万种柔情,垂头亲我的脸颊,亲昵说道:“睡了一觉醒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见他对我如此亲密,急忙后退一步躲闪着他,壮着胆子试探问他道:“难道我认识你吗?”他身躯猛然一震,眸中倏地掠过一丝狐疑,却依然带着缕缕体贴和关怀,对我轻轻说:“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我用力摇了摇头,借以驱散头脑中的些许疼痛感觉。
      烛火的光芒渐渐微弱,我握紧了浣宜的手,对她说:“如果她来看我,不要让她见到我。”
      我定定仰望着帐顶,并不看他,眼神仿佛在说:“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
      那绿巾男子陪笑道:“爷真是好眼光……可惜铁氏最近感染恶疾,不便见客,坊中春花、秋月、绿草、兰香都擅长声乐,琴音都是一绝,奴才给爷引见引见她们?”朱棣停下脚步,问道:“铁氏是感染恶疾,还是有人扬言不许她见客?教坊司所有乐伎均属官中,谁敢如此横行?”那绿巾男子略一怔,继续陪笑道:“确实是感染恶疾。如果爷只想见她,不妨过些时候再来,再说,您身边带着这位姑娘,今天也不宜进去……”
      荷儿和莲儿听见马蹄声响,立刻从衣坊中迎接出来,接过梨儿手中的包裹,向我们礼道:“奴婢见过夫人!”武逆龙魂
      他在我身边躺下,重复一句道:“感情?”
      我见他和我玩笑,亦玩笑答道:“皇上洪福齐天,臣怎能及皇上?况且臣与庆熙郡主尚未成婚,儿女之事注定要落后于皇上了。”
      从名义上说,我是他的婕妤,他就是我的丈夫。逆天女术士
      我心头顿时掠过一阵痛楚,却强忍着难受,对他笑道:“他们化为水还是会在一起,即使融化了也不要紧。”
      我走到他身后,最后一次行礼叩首,然后离去。狭路重逢:劫匪你别逃
      我不得不抬头回答他的话:“臣妾是皇上封的婕妤吕淑美。”
      朱高炽含泪说道:“儿臣仅此一事有逾宫中规矩……”朱棣怒声道:“竟敢私自觊觎紫宸宫中人,无德无行,不配为太子!你胆敢再说一遍,朕立刻废了你!朱高炽见他提及“紫宸宫”,顿时怔住,低声啜泣,却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半句。
      想起那件事,我忽然觉得很开心。
      正因如此,白吟雪设计的拙劣迷局才会令一向冷静的他失去了理智,让他对顾翌凡的嫉恨如火山爆发,事后他伤心愧悔,却让我们的误会愈演愈烈,铸成大错。他的疯狂确实不是假装,见到死而复生的元妍后,他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燕军惨败东昌之际,他在信中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一切,将他的脆弱和自卑赤裸裸展现给我看,分明是期望我能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给他一点点信心和鼓励。当时的我,除了痛恨,连只言片语都不曾给过他,我策马离开那所宅院的时候,他就在不远处看着我决绝而去的身影。回到北京后,他不惜一切代价冒险直下金陵临江决战,本来是拼死的打法,却凑巧险中取胜,顺利入主皇城。我抓住他的衣襟,摇头涕泣着说:“棣棣……不全是你的错,如果我……”
      我小心翼翼跟随在他身后,我们迈步进入谨身殿时,所有的随从立刻关紧了宫门。
      道衍目光镇定,说道:“王爷,到该出手的时候了。”
      我看着他,轻声道:“纪纲,如果你还当我是好朋友,请你将燧儿还给我,不要过问我的行踪。”
    为妖一方  走到博物馆时,美丽的讲解员正用流利标准的普通话讲述着:“这是朱棣生前最喜欢的一只陶瓶,但是工艺并不精美……”
      那声音懒懒应道:“进来吧!”
      然而,夜深人静清醒时,我却更能体会到那种遗憾和痛楚,我对父皇给我的赐婚人选肆意批驳,指摘她们的品貌,父皇或许对我心存愧疚,并不逼迫我成婚,只是不断将名门淑女的画像送给我挑拣。
      我忍不住抱紧怀中的婴儿,低声哄道:“宝宝乖,乖宝宝,不要哭啊!”
      那侍女必定是汗王帐下侍寝的婢妾,她见本雅失里当着我的面说出他们二人之间的暧昧关系,粉脸微红,答应着出去。
      她如同一枝绽放盛开的红梅,美得热烈而奔放,让人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震撼感觉。她虽然明知自己理亏,却不肯认输道歉,仍然在辩解,足见性格刚直倔强。
      李景隆默然退回座中,却始终没有抬头看我。我料想朱浣宜既然有身孕,他们夫妻之间相处必定很融洽,心道:“我虽然辜负了你对我一番情意,却成就了你和浣宜的美满姻缘,你们虽然历尽波折,如今终于能够开心在一起,我惟有默默祝福你们早生贵子。”
      皇子王孙本性风流,更何况年轻的燕王是如此出色、如此优秀,他身边群芳簇拥,本是人之常情。
      或许是红颜薄命,她并没有象我们想像中一样安享皇妃的荣华富贵,而是在皇帝独居的谨身殿内昏睡,至今没有醒过来。
      我并未惊扰她们,从偏殿转回寝殿中,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大跳。殿内的淡紫轻纱如烟雾缭绕,几盏蝴蝶形状的水晶灯映着一个成熟挺拔、潇洒不凡的背影。朱棣竟然没有让人通报,悄无声息、孤身一人冒雨潜入紫宸宫,他身着的龙袍衣袖上有着淡淡的被雨水打湿的痕迹,这一幕让我不觉想起当年我在东宫映柳阁为永嘉郡主时感染风寒,他偷偷前来探望我的情形。世易时移,我不再是昔日的我,他也不再是昔日的他。我怔怔看着他,心头萦绕着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疾步冲向他时,那冰窟地面光滑,奔跑之际跌了一下,却并没有摔倒在冰面上,而是落在他的怀中。
    万世仙皇  我借故离开,抄近路走到御花园中的烟波亭,从水阁回谨身殿,此处是他必经之路。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
      我心中暗惊,待字闺中的时候我隐约听说过一些燕王风流倜傥的传闻,却没料到他竟然这样肆意不羁,对我如此轻薄。
      我只说了一句:“燕王妃是先帝册封的。”
      他念到我们的名字时,我们就上前行礼。
    千门邪少  朱能忙阻止道:“纵虎归山,必定会付出沉重代价。他虽然失去了大部分鞑靼军队,但是他在蒙古依然有着不可估量的威严地位,或许有一天会卷土重来扰乱边疆,请皇上三思!”
      我微微一笑,摇头道:“我不是皇后……莺莺,我们先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救阿里。”
      数日前就有宫人暗中告诉我,朱棣派遣大批禁卫军前往北平迎接徐妙云和王湖衣,我并没有太多感觉,她们本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妾,都为他养育过儿女,夫贵妻荣本是理所当然,皇后和皇贵妃之位非她们二人莫属。史载明成祖登基后册立燕王妃为皇后、苏州王氏为贵妃,徐皇后贤良淑德,是历史上少有的贤惠皇后,著有《内训》、《劝善》两部书,苏州王贵妃温柔稳重,六宫之人皆以其为典范。我所见过的徐妙云和王湖衣与历史记载完全相符,她们为人处事无可挑剔,几乎堪称“完美”,善良、美丽、宽容、勇敢、坚定等等词汇加在一起,形容她们也绝不过分,如果说女人似水,湖衣像一湾沉静的湖水,能让人心思澄净;徐妙云像一片大海,平静中蕴涵着力量。
      又一次从我身边悄悄离开。
      帐外侍女梨儿急忙走进,手中捧着痰盂,另一名侍女捧着茶盘和温水,唤道:“娘娘,皇上有命,若是娘娘身子不适,绝不可有半点疏忽。奴婢立刻宣太医入宫来。”她们在纱帐外,看不清帐内情形。
    水浒王英传  他温柔的嗓音传来:“蕊蕊,有什么事?”我心头的千均大石落下。
      《花落燕云梦》全文至此完结。花,是蕊;落,代表穿越;燕云,是棣棣;梦,就是结局。一部长达64万字的长篇明朝穿越言情小说从此告一段落,写了整整一年的稿子,陪伴我们走过整个春夏秋冬的棣棣和蕊蕊,他们的故事,一场跨越六百年的时空之恋,终于结束了。《花落》前半部分的故事中,林希和唐蕊的身份纯属虚构,江青青这个名字,源于棣棣写给蕊蕊的一首拟古体赋诗:“青青江蓠草,熠熠生何侧?皎皎彼姝女,婀娜当轩织。粲粲妖容姿,灼灼美颜色。良人游不归,偏栖独支翼。空房来悲风,中夜起叹息!”《花落》后半部分朝鲜少女权元妍的故事,源于《明史》中对明成祖朱棣与权贤妃记录的一段文字:“恭献贤妃权氏,朝鲜人。永乐时,朝鲜贡女充掖庭,妃与焉。姿质穠农粹,善吹玉箫。帝爱怜之。七年封贤妃,命其父永均为光禄卿。明年十月侍帝北征。凯还,薨于临城,葬峄县。”这也是历史上对这位不好声色的明代帝王唯一有迹可偱的爱情记载。跳脱出历史之外,无论她是林希、唐蕊、权元妍,抑或江青青,相同或相似的容颜下,始终隐藏着那一缕执著追逐真爱的现代女子的旷古幽魂;无论他是今生的顾羿凡、抑或前世的朱棣,不同的性情、相异的身份,却从未改变过对她的挚爱之心。棣棣和蕊蕊的爱情誓约,一场前世今生的《花落燕云梦》,无论沉醉梦中还是梦醒时分,无论生老病死、时空变幻,剧中人的缘分永远不会终结,直至山峰无棱、江水为竭,直至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他们的爱情会像钻石戒指与钻石花一样亘古不灭。历史也好,穿越也好,不过是一件华丽的外衣,生生世世的缘份与真爱才是《花落》的主题。这一段棣棣和蕊蕊的爱恨交织的故事,或许能够让我们相信人世间依然存在永恒的爱情。曲终人散之际,突然一种淡淡的悲凉情绪浮现在心头,无法形容此时此刻的感觉,究竟是应该欢喜、还是应该悲伤?一个故事的结束,往往会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宏伟壮观的北京紫禁城上空,一缕蘅芜暗香正悄然浮动,氤氲飘渺而至……欢迎大家继续关注《花落燕云梦》续集之《香浮紫禁城》。在此,谨向长期以来一直默默支持紫百合的广大书友们及九界原创网、亮点文化(围炉记)、朝华出版社所有工作人员致以最衷心的感激与最诚挚的谢意!谢谢大家。
      我伏在他胸前失声痛哭。朱棣静静拥着我,任我在他怀中尽情哭泣,抚摸着我的发丝,轻轻呼唤我的名字:“蕊蕊,蕊蕊,是我不好,我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我等待了很久很久,顾翌凡没有乘坐飞机,耽搁了回国的时间,直到两周后,我才在车站等到了他风尘仆仆的身影。
      朱棣截断她的话道:“我答应你,会给她一个交代,你放心。”徐妙云微微一笑,说道:“皇上如此眷顾徐家,臣妾和爹爹在九泉之下,会永远感激皇上。”我全然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唐妹妹是我,三妹却又是谁?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朱棣似乎很不情愿,却没办法不允诺她弥留之际的要求。我看到他们相互注视的情景,料想他们还有些话要说,于是悄悄退出寝宫之外,无论他们是否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二人之间那种相互信赖、理解的感觉,都足够让人从心里羡慕。宫墙外种植着一排数株参天的香樟树,经历了春的灿烂、夏的茂盛,一阵轻风吹过,数片香樟树叶在空中纷飞起舞,摇晃着飘向青石地面。我弯腰拾起一片略微转黄的秋叶,透过天空明亮的光线,叶脉的经纬条条舒展,有一种难以言传的美丽。我一不小心,让秋风将手中的树叶吹出数丈之外,正要提起裙角去追寻,却发现面前多了一个身穿明黄色锦袍之人。他身形微胖,年纪与二皇子汉王相仿,宫门前走来几名乖巧的侍女,见到他纷纷行礼道:“奴婢参见太子殿下!”
      戴思恭医术高明,他替我诊脉后,朱棣必定知道我病入膏肓的情形,却假装若无其事,带着我骑马打猎、在草原上畅快遨游。他并不想让我发觉他的痛苦和失落。
      她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不再是调侃的语气:“林希,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朱棣和顾翌凡能够同时出现在你面前,你会选择谁?”
      我轻轻摇头叹息道:“我早就不恨你了,是我对不起你,起初……在宝云阁那天晚上……我真的不应该摔了那合卺的酒杯,如今我要先你走一步了。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现在可以回答我吗?”
      朱棣,其实并不是一个暴君。
      唐少扬凝神敛气,说道:“那并不重要,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小姐既然回来了,就是唐家堡的主人。”我笑道:“可是我不懂配药,也不懂武功,怎么接下这个堡主的重担?这一年我努力学了一些东西,却还是远远不及你们。如果去参加太行论剑,岂不是让江湖中人笑话唐门吗?另择人选吧。”唐少扬道:“堡中出色的年轻弟子很多,小姐可有中意之人吗?”我注视着他说:“不用选了,相信哥哥他一定愿意将唐家堡交给你,你不要推辞,这个担子只有你才负得起。”唐少扬没有再推辞,他黝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激动和坚定的光芒,说道:“请小姐放心,有生之年一定尽我所能,绝不辱没唐门的名声。”
      他眼神意味深长,不动声色。我继续说道:“那谋害你之人选择你净身斋戒这个时机,下毒的是你最喜欢吃的点心,说明她留心观察了很久,你斋戒后见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一定会放松警惕多吃点下去,除非她想和你同归于尽,否则,这件事情并不一定就是试毒宫人所为。”
      他嘴角漾起一抹笑意,温柔说道:“好,这样正合我意。”
      六月,朱棣归来的时候,依然是孤身一人。
      她如同一枝绽放盛开的红梅,美得热烈而奔放,让人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震撼感觉。她虽然明知自己理亏,却不肯认输道歉,仍然在辩解,足见性格刚直倔强。
      南面的金戈铁马之声越来越近,阿鲁台一声令下,追随他的一班人马立刻向东边飞驰而去。
      皇后面带温柔宽容的微笑,和颜悦色注视着我们。
      朱棣怀抱着我飞速掠向马匹所在之处,发出一枚响亮声弹,明军见此讯号,必定迅速向此处赶来。
      我摇头说:“不会的。听说大明皇帝登基后加封权永均大人为光禄大夫,还派使者出使朝鲜国,都是因为权永均大人家的元妍姑娘!如果他不喜欢,国王为什么要选我们来中国?”
      苗疆的巫蛊控制了她的心神,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那个罪魁祸首抓到皇上面前,让他说出解救她的方法。
      我独自站立在朝云殿廊下,对她养的那一对绿毛鹦鹉道:“走吧,走了更好……”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宫人们谢过赏赐。
      那男子嘴角泛起一缕笑意,看着她替自己细心包扎,说道:“若是害怕花刺,就永远采摘不到花儿了!”
      朱棣脸色凝重,对丘福道:“传旨厚葬梅驸马,封其长子梅顺昌为中军都督府签事,次子梅景福为旗守卫指挥使。”
      身后传来一个温柔责备的声音:“天气这么冷,为什么独自站在这里?”
      四哥有一双精明犀利、洞察有一切的眼睛,他以眼神暗中警告我,他的江山、美人,决不容许任何人侵略或者窥伺,任何对他存在威胁的人,都必将成为他的敌人,而所有他的敌人,最后等待他们的结局必定是死亡。
      我不想让他们继续争吵,探出头对小内侍道:“我没有受惊吓”既然大家都没事,各自都走吧!”
      朱棣闻言,对朱高燧亲昵说道:“连曹国公都说燧儿像朕,朕已过而立之年,实在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好福气。”
      朱棣唇笑意凝固,说道:“朕听说你那南昌郊外草庐排场早就胜过了官员宅第,你如果担心美人住不惯,不如搬迁回南昌,朕给你建造一座新王府。”我隐约觉得气氛不对,抬头见诸王都收敛了神色,不敢接话。宁王毫无惧色,仍然摇头,眼中带着恳求之意说道:“皇上,臣弟不要新王府,更不要封赏的宅第,臣弟的王号受之于父皇,只求有生之年能够回到大宁,即使不为王侯,做个平民百姓亦可!”朱棣淡然道:“你怎么又提起这件事情?朕四年前曾经告诉过你,大宁都司俱已内迁,边疆平安无事,不必浪费兵力镇守。倒是南昌地处中原,位置险要,你在那里正好合适。”他的话听起来句句都是实情,细想却毫无道理。北蒙古对明朝的威胁从来都没有解除过,将大宁都司内迁意味着大宁防卫的松懈,非常危险;反观南昌,虽然邻近湖广,在和平年代,根本无从谈起“位置险要”四字。这一切不过是他阻止宁王回到大宁的借口而已。兵权尽释的宁王朱权请求他让自己返回大宁,无非是思念故土,并没有别的图谋。朱棣有负当初“中分天下”之约,一定担心宁王暗中不肯就此罢休,宁王的智谋和能力都不在他之下,大宁比北京地势更辽阔,北面的蒙古“兀良哈”族,正是当年的“朵颜三卫”,如果宁王回到大宁,召集起这些旧部占地为王,朝廷并不容易控制住他们。
      我回过头看向来人,竟是本雅失里帐下的那名婢女胡蝉儿。她对我的态度较之以前温和许多,说道:“可汗让我来通传你过去。”      我怔怔看着他,伸手掩住他的嘴,泪落如雨道:“我不要你偿还,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如果权元妍不在皇上身边,就意味着我们都会有更过的机会。
      林希依然是林希,不是唐蕊,也不是权元妍。
      他的语气镇定中透着一种威严的力量,让人不得不相信。
      他的话语句句都是关切之辞,眼神却带着迷恋和痛楚,如果是两情相悦,他没有理由这样不开心。
      我怔怔看着他,伸手掩住他的嘴,泪落如雨道:“我不要你偿还,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一声悲痛的呼唤传来,是皇后的声音:“皇上!臣妾之心,与贵妃相同。皇上不走,臣妾也不会走!”
      明朝皇家的排场本来就不小,朱棣初登大宝,似乎更欲显示皇帝气派,一名初生皇子就有四名乳娘轮流侍候喂养,她们簇拥着朱高燧,谨小慎微到极致,却依然无法止住他的啼哭。我听见小婴儿的啼哭声,一时只觉无比心疼,无心盘问她们的来历,忙道:“快把燧儿交给我!”
      我舒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让王忠放了试毒宫人吧。”他皱着眉头说:“不能放。”
      郑和忙解释道:“不是,是奴才自己的想法,皇上并无此意。皇上与娘娘之间的心结,总应该设法解开才是,皇上并不是有意拘禁娘娘,娘娘为什么不设法消除皇上的担心?这样僵持下去,只怕娘娘永远都出了不皇宫。”
      朱棣截断戴思恭的话,沉声道:“朕知道。这些套话不必奏了,你下去告诉郑和,一个时辰内备好马,朕要立刻前往苗疆一趟。”
      他将蓝色帐帏轻轻放下,我们拥抱在一起,用亲吻温暖着彼此的身体和心灵,忘却了过去的种种磨难。
      朱棣一直跟随在我身后,见我不停环顾四周,注视着我问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喜欢吗?”
      朱棣端坐在正殿中,专心致志批阅奏折,剑眉时而微微蹙了一下,神情认真严肃。我在殿外站立了半晌,没有打扰他。
      我猜测着说道:“一百两?”
      据史载,此次朱棣御驾亲征之后,“至答兰纳木儿河,弥望荒鹿野草,虏只影不见,车辙马迹皆漫灭”,“山谷周回三百余里,无一人一骑之迹”。
      更何况,朱棣本就是一个不一样的男人。
      我勉强笑道:“什么实话?戴思恭说过,咳嗽是因为上火……”
      他闻言道:“鞑靼全军覆没,阿鲁台落荒而逃,谅他们也不敢再犯大明。只要他们肯俯首称臣,我一定不会亏待他们;但是若有异心,我也绝不会手软。”
      他见我微怒,紫眸又恢复肃重的神色,紫眸温柔视我道:“我们如今都有燧儿了,你乖一点,不要再和我赌气。你昏迷了整整三天,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如果不是后宫中恰好有朝鲜宫人与你的血型能相溶,谁都救不了你。
      她柔柔的声音如同甘泉一字字流过我干涸的心田。
      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他将手中的半块点心放下,注视我道:“听御厨说,你一直最喜欢吃这些小甜点,怎么突然转性了?难道是嫌他们做得不好?”
      你不让我出宫,难道你想要将我圈养在这个金笼里吗?难道我是你养的小猫小狗、玩赏宠物吗?”
      “你梦中那白衣女子,是否和青青有着相似的容颜?”
      湖衣离开的那一刻,他也是如此。
    星河帝尊  我对他十分感激,说道:“那天多亏有你在旁,我才能够平安生下燧儿,一直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谢。恭喜你升迁内宫监,他既然如此提拔看重你,或许以后他还会交付更重要的事情给你做。”
      顾翌凡眸光深沉注视着我,那种眼神像极了朱棣,对我说道:“既然我和他就是同一个人,而且我和他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你跟随在谁的身边,对我们而言都一样,对不对?”
    驻人界办事处  朱棣怀抱着朱高燧,微笑接受群臣拜贺,眉宇间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忧虑,我随意穿着一套衣服,并没有华丽装扮,而且独自远远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他逗弄朱高燧玩耍。在金陵的诸王携同诸位王妃一起坐在殿中左右侧,李景隆却是孤身一人前来,身旁并没有朱浣宜的影子。
      唐蕊爱四哥,便如凝香爱我一样,坚定不可转移,四哥对她的感情之深,甚至远远超过了四皇嫂,他们其实是非常相配的一对。
    都市之潜龙冲天  他靠近我牵住我的手,微笑着回答我的疑问:“我既是顾翌凡,也是朱棣,是最爱你的人。”
      我止步抬头,皱了皱眉,是谁如此大胆?
      我直接问道:“医书在哪一边?”华山神门
      郑和家的远祖“马”姓是元朝时被流放到塞外牧马的一族,朱棣将他的姓氏改换,是有意抬高他的身份,让他摆脱祖上的“罪奴”身份;内宫监地位在十二监中仅次于司礼监,掌管木、石、瓦、土、塔材、东行、西行、油漆、婚礼、火药十作,米盐库、营造库、皇坛库,凡国家营造宫室、陵墓,并铜锡妆奁、器用暨冰窨诸事,也是极其重要的职位。朱棣对郑和的优待和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我踏入正殿中,一个亭亭身影如同仙子凌波,款款而来,她的形貌、身影与数年前几乎毫无分别,依然美丽如花、淡雅如兰,正是那个像仙子一样淡泊、美丽,让我曾经自惭形秽的湖衣。她在我面前停住脚步,向我娇柔微笑道:“妹妹,多年不见了。”下厨王妃巧种田
      我对他说道:“我去看看就回来,这些衣服样子荷儿他们还等着用”。
      我暗自苦笑,它真是我的家吗?还是一座宅院而已?九鼎武帝
      我想到这里,立刻问安云道:“飞琼在哪里?”安云还未来得及回答,一个红色身影飞奔而至山顶,大声唤道:“姨娘,表弟不见了,我们找遍前山后山、山峰山谷,都没有他的影子!”唐飞琼眸光中透着焦急,担忧的神情显露无遗,她和朱高燧情同亲姐弟,一起嬉闹玩耍,似乎非常担心他的安危。朱棣带着我往山下掠去,说道:“都回去吧,慢慢查探。”朱棣放出浅橙色紧急联络暗号,蜀中驻扎的锦衣卫半个时辰之内全部赶至唐家堡中,齐齐跪伏在地,等待他下旨。他面色凝重,简要说明事情经过,冷冷道:“你们从容行事,务必将赵王寻到。若是有人暗中谋害,查出幕后之人,朕亲自审问。”
      小内侍哭道:“太医院和锦衣卫的诸位大人们都在谨身殿中,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刚好今日都从北平来金陵了……皇上情形如何,奴才不敢妄言,请娘娘速往。”大镖局
      但是,这种幸福沉沦的感觉,能够多拥有一刻,就是上天的恩赐。
      朱棣决不会让后世子孙知道“靖难之役”的真相,他只会告诉所有人——太子之位是朱元璋一直准备传给他的。燕王朱棣登上皇位是朱元璋的“遗愿”,建文帝的存在,只是一个“误会”和朱元璋生前来不及修正的“错误”。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
      他们的话提醒了我,世界各大珠宝品牌专卖店都会在钻戒环内镌刻上自己的独特标记,用以标明区分生产厂家,而顾翌凡赠我的钻戒内圈十分光滑,没有任何印记。
      我对他道:“你先出去,不用在这里等,我看完了再叫你。”盗墓玄录——冥玺传奇
      宫墙外似乎隐约传来金鼓交鸣之声,皇后和叶贵妃却再也听不见我的声音。
      朱棣久久注视着那两个雪人,俊面上却并没有浮现笑容。翡翠满园:农女巧当家
      我踌躇躲闪的眼神更加剧了他对我的怀疑。
      宫人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没有任何人敢透露半句权元妍的死讯,因为她还没有“死”, 她生下的四皇子朱高燧交由王贵妃抚养,为了不让四皇子知道自己的身世,宫人异口同声都说,赵王是王贵妃所出,而我们一直都以为,贤妃还在明朝皇帝身边。养个猫妖当老婆
      我从未想过一个男人可以卑劣无耻到这种程度,罄尽全力,重重抬手,将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他脸上。他并没有躲闪,似乎早有预料。这漫不经心、仿若胜券在握的模样让我更加怒不可遏,举手又打了他数掌。他依然没有躲闪。
      我迷惑不解,瞪大眼睛看着他。极品高手俏校花
      我面带微笑,蹲下身说道:“文奎不要怕。父皇是天子、文奎是太子,我们可以死,但是不可以做别人的臣子。父皇没有守住太皇爷爷留给我们的基业,我们一起去向太皇爷爷请罪好不好?”
      一名内廷公公模样的人走过来,对我们说:“皇上国事繁忙,改日再诏见你们。你们先去坤宁宫见皇后娘娘。”辣手医女邪魅王
      两只钻戒除了大小不同,式样、色泽一般无二。
      朱棣从枕畔取过一方洁白的绢帕,帮我擦拭面颊的眼泪,说道:“蕊蕊,我们在映柳小筑成亲后,在你面前我就不是燕王了,现在我也不是皇帝,只是一个恳求你原谅的夫君……”天龙邪神
      永乐五年十月,朱棣返回北京。
      在燕北和边疆,谁不知道燕王的威名?大明武夫
      第十三章
      虽然我穿着蒙古侍女的衣服,他依然认出了我,立刻加快了马速,声音中带着惊喜和担忧,疯狂大呼道:“蕊蕊,我的蕊蕊!”金钻BB:帝少绝宠亿万甜妻
      这样的男子,本不该轻易动情、轻易落泪,而我,却一次又一次看见他眼角的泪痕。
      我打量着她,轻轻问道:“你们是谁?”机甲横行
      他居然并不生气,嘴角微扬,带着一缕促狭的笑意道:“燧儿是谁的孩子,明眼人都看得出……即使你说他不是我的亲生骨肉,只怕天下间也没有人会相信。”
      我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几乎又要哭出来。全球通缉:误惹首席贵公子
      数年时空的穿越,难道只是灵魂出窍的一瞬间?
      我希望她能发现这行小字,却又并不希望让她尽快看见,刻字之时矛盾的心情便如我对她一生的眷恋,虽然用心良苦,却永远都只能潜藏于心,永远都不敢让她发觉原来世间深爱她者,并不只有四哥一人。我的仙女大小姐
      我取出枕畔自己的绢帕丢给他,侧过脸道:“你已经是大明的皇帝了,努力做一个好皇帝吧,只要功大于过,瑕不掩瑜,后世一定会给你公正的评价。”
      我瞪大眼睛看了看他:“什么叫应该有?”他轻吻我的额头,却不回答我,说道:“今天晚上,我就在你这里歇息了……”皇后薨逝至今他一直独住,我故意假装糊涂:“我才不管你在哪里歇息!”他伸手轻轻划过我的脸颊,贴近我耳边说:“你不管,又不准我娶别人!你且说说看,身为妃嫔,该如何对待我?”我说:“当然是恪守后妃之德了!”他放下锦帐,目光直视着我,嘴角轻扬道:“后妃之德最要紧的一条,就是让我回到宫里来能够开心一点,所以你一定要乖乖听我的话。”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我来不及思考太多,顺势翻滚向右,左背一阵剧痛,那人随手将刀刃抽出,眼前血光乍现,巨大的疼痛感觉让我几乎晕厥过去。
      荷儿出了后院,前往店堂不久,我们又听见了一阵喧嚷声,而且那女子声音十分熟悉。翻墙弃妃:王爷,算你狠
      浣宜对我从没有半句怨言,她一心抚养着孩子,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每次我回家与他们母子团聚的时侯,就是曹国公府欢乐的节日。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我有过很多名字,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一段历史。我空间是顾翌凡的未婚妻林希、燕王夫人唐门小姐唐蕊、还是隐居武昌的小伙子凌熙、“靖难之役”中的朝鲜女子权元妍,抑或是如今朱棣身边的贤妃权燕燕?龙腾花都
      他的身材与朱棣十分相似,朱棣那双幽邃的紫眸在我眼前不停闪现。等待咳嗽声稍缓,我立即推开了他,说道:“没错,我在皇上心目中不过是三宫六院内的一句普通妃子而已。如果你们想用我的性命威胁他,一定不会如愿。”

高速文字首发重炮狙击 完美韩娱章节列表总裁霸爱:老婆,别玩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